新手機試拍

30歲的性感熟女何波妞,重點是「性感」二字,哈哈哈。(手機是我弟送的生日禮物)

 

故事總是這樣的,以「很久很久以前...」為開頭,然後,文末以「幸福快樂」為結束。我想說的,同樣是故事的開頭,但,無法預測結局。

因為,我說的是人生,關於我的30歲。

 

 

很久很久以前,我曾經幻想過自己25歲會是什麼模樣?那時的我在腦中勾勒的輪廓無外乎穿著套裝上班女郎的樣子,「或許會有個男朋友?」覺得自己可能是個OL之外,我頂多這樣想像著。誰知,到了25歲,我才了解自己不是喜歡穿著制服、每天規律上下班的女孩。

除了某年去電視台應徵新聞主播,當時穿了在家樂福臨時買來的黑色窄裙,配上借來的白色襯衫去試鏡之外,學校畢業直到現在,我從來沒有做過需要穿著制服的工作。我的工作運一向比戀愛運強勢,幸運地,我總是能得到自己想嘗試的工作。

然後,時光荏苒,來到25歲,我不再幻想未來自己的模樣,因為開始明白生命的殘酷和無奈,現實生活屢屢打擊銷毀夢想的初衷。工作上不能有所發揮伸展的無力感,以及,感情上永遠得不到回應的悲傷,讓我對人性和命運產生莫大的疑惑。

二十多歲的我,面對這一切的無能為力,只能躲在眼淚的背後,任憑心碎如刀剮。所能賴以維生的,只剩下在心中默默向神祈禱,告訴自己應該還有「奇蹟」可以相信吧,如此而已。

 

28歲時,愛上那個男孩,很用力很用力的愛著,他是我的陽光和空氣,卻,讓我夜夜流淚又絲絲眷戀,就這樣,二年過去。前二天,朋友告訴我:「經過一段徹底心碎的戀愛後,以後的愛情就簡單了。」或許,真是這樣吧?我與男孩在Plurk和Facebook最近成為朋友,我終於做得到了。

雖然,我們沒有再見面,至少,先從虛擬空間開始吧。有時,看到臉書的戀愛心理測驗,結果竟是男孩的名字與我配對,會讓我不禁為這無人知曉的秘密,嘴角微微上揚,已經不感怨懟,而覺得好笑了。

我不再是蝴蝶結女孩,只會傻傻等待讓自己開心的男孩出現,乖乖地奉獻真情心意卻被隨意扔棄。「自己尋找的幸福最幸福」我開始懂了這個真諦。

 

29歲時,面臨工作最大的瓶頸和難題,用盡全身的力氣,努力再努力,總是一無所獲,連句辛苦的安慰施捨也無份。當時,就算拿健康抵押拼命,無法跨越的憑欄卻還是高如聳天。直到最後,我才發現,原來「工作的問題才有解答,人的問題是怎樣也無解的」不要再浪費生命去思考無解的事情吧,我終於解除心中掙扎已久的疑惑。

「天啊!景氣這麼不好,你怎麼敢離職,而且還都是大公司耶?」至離職以來,回答了這個問題不下上千萬次。從剛開始和顏悅色解釋到後來,我發現,答案是什麼其實不重要。因為,大多數人只是假裝禮貌發問,再隨棍而上一一攻擊我的不切實際。

老實說,我真的厭倦「景氣不好」這種安慰自己不需要努力,也不需要夢想的說法了,這只是藉口,對你的人生有所安慰的藉口罷了!安逸不是壞事,但,「景氣不好」絕對不是我可以說服自己放棄追求心中美好境地的理由,絕對不是!

如果生命的所有難題都怪罪在「景氣不好」,那麼,人生根本無法改變啊,因為,景氣從我出生之時,三十年來從沒有好轉過,不是嗎。

 

29歲,除了學會參加結婚喜宴外,我也在今年強烈感受到死亡為何物,四舅與外公都在今年過世。四舅被癌症痛苦纏身近二年,他在台大住院期間,媽媽每天醫院家裡來回奔波,四舅也曾來家裡住過。我看著他原本圓滾滾的壯碩身材逐漸瘦成皮包骨,真的不知道總是與人為善的四舅犯了何等滔天大罪,該要受這種苦痛?

他的死亡,家人算是有心理準備的。但,到了出殯火葬那天,看著備火化的棺木,我嘴裡叫著:「四舅好走,要變成神仙啊!」還是崩潰淚堤。死亡的悲傷,第一次真正這麼深刻接近襲捲著我。再來,則是外公的老死。

其實,這二天,父親才因為手術開刀住院。陪父親到醫院辦理住院手續,才清楚知道他的病史。心臟病、糖尿病、高血壓這三大病症已經纏著他二十多年,但是,他從來不讓我擔心;即使這些年來,他一直孤獨一人在對岸拼命工作,卻總是報喜不報憂。我了解父親的硬脾氣,小時候他對我的管教真的非常非常嚴格,我也是被打的最兇的小孩。跟朋友聊到這段往事,我都會戲稱「自己是在軍事教育下長大的女童軍」。

個性威嚴的父親,虛弱地躺在病床上,我清楚他不喜歡讓我看到這一幕,因為「中國人就是要遵守故有的傳統美德」這是他從小教育給我的,一定要有所知份知禮不可怠慢。對,他是個非常傳統的父親,卻,生下我這個老是忤逆他的反骨女兒。有時候,我也想問問他:有沒有後悔生出來的是我呢?

我想,如果父親的女兒是認命又溫馴的話,那麼,他的白頭髮和煩惱,甚至是身體的病痛,應該都會減少非常多吧,是吧。

 

此刻,30歲真的來報到了,我不知道怎麼用文字和言語詳敘甫跨入30歲的感覺,彷彿這二十多年來的疑惑和信念都像重新洗牌一樣,全都有了新局面。

我只知道再三個月就要去自己爭取而來的日本流浪,其餘都是未知,我其實比任何人都怕。剛剛在Plurk,那個愛過的男孩跟我說:「到了30歲,人生就是重新開始了。」我沒有問他為何如此確定,因為,我也有同樣的感覺!

想念和懂得感謝家人,不爭氣的我,是近年才真正領悟的,尤其是獨居的時刻。打敗自己的從都不是挫折,而是想家人的惆悵。謝謝我的父母和弟弟,對我無條件地包容與接納。特別是我媽,從我念藝術大學開始,她就一直相信我會得到「金馬獎」,直到現在還深信不疑,謝謝我可愛的家人!

「拜託老天,就讓我父親得一次樂透吧!他可是每期開獎都戴著老花眼鏡認真對獎的人吶!」如果壽星的心願只能實現一個,我想幫父親這樣祈求。

 

 

謝謝那些打擊我的,以及離開我的,這些交會磨擦的電光石火,都是驅使我往前邁進的動力。

「我是活著的,因為,我無法視而不見,我是可愛的,因為我相信純粹。」這是去年,我寫給自己的信,內容裡面提到的信念,其實,我都忘了自己曾經寫過的句子。不過,這句寫的真好,不是嗎。

故事說到這裡,結局尚未一決勝負。我的30歲人生,是否能以「幸福快樂」為註解?明年,我們再來瞧瞧吧。

 

 

革命開始!祝我自己生日快樂。

全站熱搜

何波妞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38)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