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立群.jpg

演員的庫藏記憶 李立群的人生風景

這是我這陣子每晚讀的睡前書,一直有看表演藝術雜誌習慣的我,每次最期待的就是看群哥的專欄,因為,一方面群哥真是我打從心底佩服、仰慕、尊敬千萬分的硬底子國寶級演員,他寫的這些關於演員的修為,或是關於自身的回憶故事,都是我認為不只當今演員必讀的功課,更是現代人應該服用的良藥,群哥的字裡行間在在都充滿了對人生和生命的省思以及謙讓,更多的是,智慧,這全是我輩所缺乏的靈魂處方籤,所以,當得知群哥的專欄要結集成書,開心萬分,當下就跑去收藏,每晚讀了又讀。

另一方面,對於群哥,我對他是有極大的親切感的,我想,身為戲劇系的學生,大家應該無不最大的夢想是跟像群哥這般國寶級演員同台演出或參與製作,至少我是一直抱著這麼個夢想,而,幸運地,我在2002年有機會跟群哥一同演出舞台劇,從排戲到全省巡迴歷經約半年的相處時光,至今,事隔六年,到現在我回想起來,還是覺得像夢一樣,與群哥互動的一言一語,歷歷在目,但又像作夢一般,因為有群哥的存在,那些回憶畫面總覺得有著柔焦般的不真實,從小到大,群哥不就應該活在電視機裡嗎?

經過半年的排練和巡迴演出,結束之後,我回到學校繼續上課,每每同學和老師問我:『你覺得李立群到底會不會演戲?』(類似這種需要哲學思考般的問題,很常在戲劇系裡出現)我每次都很難回答,因為,如果以戲劇系裡的戲劇理論和表演理論去分析的話,我不喜歡這樣生硬的東西,既不可愛也不人性,而,就我自己的接觸和貼身觀察,好像又似乎有那麼不盡客觀,但,我還是想非常主觀地說:『群哥是用人生在演戲呀!』一個懂得用人生演戲的演員,何其難得!

群哥,他完全沒有大牌或絲毫演員般的架子,該怎麼說這種感覺呢,應該是,他就算站在你身邊,你也會覺得他只是他,而不是李立群,這時的他就像任何人一樣,第一次在果陀的排練場跟群哥排戲,先在門口遇到他,那時我還不知道他就是群哥,他就很自然地跟我點了點了頭,排戲時他非常準時,他非常注重熱身和發聲,他總會帶領全體的演員,做些我完全沒看過的熱身活動,大家光是熱身就會跑到一身汗,氣喘噓噓,但,很開心,他也很開心。

他總是帶著一頂棒球帽,帶著身高快超越他的小女兒,很安靜地,就這麼跟著我一起,搭捷運通勤,然後,我都會想盡辦法逗他笑,通常我站在月台,大力向他揮手道別,一邊喊著:『群哥,明天見ㄛ!』群哥就會低下頭,微微地笑了,雖然帽子的帽沿幾乎蓋住他的臉了,但我知道,群哥知道我是多麼喜愛他的。

對群哥印象最深的事情,就屬,第二場正式演出的時候,通常第二場正式演出,我們都會叫它『魔鬼場』(因為第一場大家都會很ㄍ一ㄥ,力求演出無誤,但到第二場,大家都會鬆懈一些,以致於常出錯在第二場),那時,台上在演出,我與群哥在場邊等著上台,我看著在場邊念念有詞的群哥,準備上台的模樣,那時多麼迷人的畫面呀!他投注的身影著實吸引我,當時,我帶著二顆閃著無數顆愛心光芒的瞳孔,跟群哥說:『群哥,你好有魅力喔!』說畢,群哥帶著幾分靦腆和幾分困惑的表情,回我:『阿Ling,你這是怎麼了,我只是個老頭兒呀!』你說,這個男人,你怎能不愛?

那段時間,有機會,其實我都是在觀察群哥的,雖然跟他一同排戲演出,但總沒太多真實感,因為只要看著他,就會自動把他的臉框起來,當成看電視一般在看,哈;我很常跟群哥聊星座,群哥對星座非常有研究,他都說他是台灣第一批研究星座的大學生,他厲害的程度跟唐老師不相上下,還會幫我分析星盤呢!群哥在排戲或演出空檔,都在打毛線,對,你沒看錯,他真的在打毛線,我不知道他打的是圍巾還是毛衣,但,一看到他開始打毛線,我就知道不該打擾他,因為,每個演員都有著,這麼個自我沉澱的時刻,不消說他,我自己也有。

之後,演出加演,之後,巡迴演出歷經半年終於結束,每個演員們即將分離,那時,我請群哥在節目手冊裡寫句話給我,他才知道,我是戲劇系學生,他馬上就說:『我是因為沒事可做才當演員,你聰明人,不要當演員吧!很苦。』當下,我也忘了我怎麼回應他的,只是一直記得這句話,還有,他當時那張懇切諄諄的表情。

那半年,全省巡迴的時光,應該是,在我的人生中佔了很重要的份量,雖然時間不算長,但那時的我,因為環境,因為人,我的生命是以加速五倍的力量在生活,在感受,不只是群哥,還有其他演員的故事,我們日夜幾乎相處一塊的親密和體認,對於人生,對於戲劇,我有好多東西可以收藏一輩子,雖然因為演出,不斷翹課和請假的結果,讓我後來念到大五,都還在重修很多課,但,我想,我沒白活過那半年,這一輩子,我有那珍藏的半年,算是,榮幸中的榮幸。

書裡,總是重複著:『人生如戲,戲如人生。』,我想,群哥絕對是能說這句話,夠資格說這句話的,在他身上,李立群時候的他,我看到身為演員的堅持和智慧,我認為他是,用智慧和人生表演的演員,只是他時候的他,我看到他是如何愛護妻子兒女,如何自謙滿足的生活,這時的他,的人生,不是戲,也是戲。

他是李立群,他抓的住我。



後記:

此刻我再讀這篇,回憶起當時全省巡迴演出的劇團生活,連自己都覺得不可思議,自己居然有半年的時間在全台灣跑透透,其實到底去了哪裡我早就想不起來了,只記得當時忙著演出,每到一地都是直接被送到黑盒子(劇場)裡,外面長怎樣都沒機會看到,倒是還記得去台南演出時,有影迷守在劇場後面,找群哥簽完名後,我也順便沾了光,生平第一次為人簽名,我簽名的當下還一直跟那位影迷說:「我的簽名真的不值錢阿。」,還有坐計程車,跟司機大哥聊天,司機大哥問我們一群女生做什麼的?我們回答:「演戲的。」,然後司機大哥就爽快的讓我們殺價了,台南真是個好地方呀。

另一件這輩子都忘不了的事,我們其中一位演員,在巡迴時歷經喪父之痛,所有演員在後台都與這位演員一起悲傷難過落淚,但是當戲要開演時,演員們在側舞臺準備,我看見那位演員專業地擦乾眼淚,放出笑容,因為等下幕一開啟,觀眾要的是精采的喜劇,而不是悲傷的真實人生...我就硬生生地感受到何謂『人生如戲,戲如人生』的真義,那年,我22歲,這種一夜長大的感覺像是刺青般深刻刺進心底...

 

查詢本書:請按



何波妞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2) 人氣()


留言列表 (2)

發表留言
  • heather3025
  • 這篇文章很有味道呢!
  • 這篇
    是群哥也是我的人生呀(菸)

    何波妞 於 2009/10/03 21:16 回覆

  • 阿國
  • 看了這篇想直接去博客來買書了..
  • 群哥本身就是一本書
    他的故事真的太多太多了
    彷彿人生的困難在他身上,全都變成芝麻綠豆而已

    何波妞 於 2009/12/22 02:16 回覆

【 X 關閉 】

【PIXNET 痞客邦】國外旅遊調查
您是我們挑選到的讀者!

填完問卷將有機會獲得心動好禮哦(注意:關閉此視窗將不再出現)

立即填寫取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