目前日期文章:200910 (13)

瀏覽方式: 標題列表 簡短摘要

picx_fjen5113550305.jpg

「妳最喜歡做什麼?」,「吃!」梅莉史翠普飾演的茱莉亞雙手上的刀叉從沒停下來片刻,說話的當下嘴裡的食物還來不及咀嚼,馬上就毫不猶豫斬釘截鐵地回答丈夫的問題,語畢,從味蕾嚐到美味食物的歡喜,沿著食道進入胃裏擴散至丹田,然後一股作氣地發出強而有力,頻率宏亮可愛卻又不令人感到吵躁音量的笑聲,這個笑聲貫穿整部電影,茱莉亞告訴我們:「Bon Appetit!盡情享用!」而,艾美亞當斯飾演的茱莉聽到了,縱使她們相隔四十年的時空。

茱莉,一個接近30歲生日,每天待在不到一坪方格隔間的客服小姐,她曾經寫過一部未完成的小說,所以勉強來說,她是個半部小說的小說家嗎?這疑問的答案,尷尬的是連她自己也懷疑是否能答得出來。我們可以得知她對書寫還有夢想,但無法確認她的文筆高低,而夢想也總是模糊又難以完整言喻,茱莉還找不到夢想的出發點,卻因為,茱莉的朋友撰寫與富商男友在高空作愛引發廣大迴響的部落格文章,忽倏地刺激她書寫的動力,這是觀眾的笑點,也是一股女人之間慣於相互比較的不服輸力量,大概可以比擬急難現場的急速腎上腺數爆發力。

「妳最喜歡做什麼?」,「烹飪!」丈夫的集思廣益幫忙她決定撰寫部落格的主題,茱莉想起拯救自己脫離每天無聊工作的沉悶,就是靠「烹飪」這項興趣,從此,茱莉依照朱莉亞的食譜,在部落格分享著五百多道法式料理心得。期間,茱莉因為撰寫部落格的情緒起伏與在乎讀者回應的變化,可說是一種毒癮,我相信這是每個文字工作者特有的職業病,我跟茱莉中了同種毒,那種急於尋找認同的焦慮,我和她都有。書寫是一條很孤獨的路,中毒成癮者能在其中獲得極大的樂趣,卻很難三言二語讓旁人了解,就像片中茱莉亞拒絕第一家出版社的改寫提議,堅持著自己最初的食譜編排;茱莉近乎無私地書寫分享美食與生活,讓丈夫從百分百支持到為此與她爭吵。

從《當哈利碰上莎莉》、《西雅圖夜未眠》以及《電子情書》,導演諾拉伊佛朗 (Nora Ephron)製造出聰明又堅持自我個性的女主角,這些女人跋扈堅毅的外表裡面,都有著纖細和脆弱的一面,而她更能捕捉到男主角能不經意地發現,女人武裝堅強與軟弱無助之間落差的這個可愛角度,然後總是無條件地瘋狂愛著以及擁護著這位女人;《美味關係》中的二代女主角也同樣地,既聰慧卻又偶爾發作的信心失落,一部電影二個女主角二種個性,一次滿足。

何波妞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4) 人氣()

1.jpg

最近逛一趟家樂福或IKEA之類的生活賣場看著琳瑯滿目的萬聖節飾品,可以嗅到節慶即將到來的歡樂氛圍,雖然賣場裡都設有萬聖節專區,但是裡頭多數賣的是專屬小朋友裝扮的道具服裝,幾乎找不到成人可以使用的,如果成人們要參加萬聖節party需要裝扮服裝,你可以至西門町的戲服租用公司尋找,而小道具則建議自行製作,可以省下不少租金費用ㄛ。

至於要裝扮成什麼才能成為萬聖節party中大家注目的焦點呢?大家經常看到的小野貓服裝、小惡魔耳朵尾巴或是直接把南瓜穿在身上的裝扮,感覺實在不怎麼特別啊,我想起可以參考電影《辣妹過招》中,琳賽羅涵疆屍新娘的大膽裝扮,身穿新娘禮服搭配上一頭長至拖地的亂髮,以及不可缺少的恐怖尖銳獠牙,獠牙蘸上鮮艷欲滴的假血後,這個萬聖節造型保證讓你成為眾人矚目焦點,就像片中,琳賽羅涵也因為這套認真的裝扮不同於其他辣妹,而贏得心儀的帥哥校草注意哦。

何波妞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5) 人氣()

廣仲

這是盧廣仲出第一張專輯《一百種生活》時,波妞幫HINOTER映樂誌採訪的單元,在全省7-11獨家販賣,一本69元超便宜,還附一張映象棋下廠牌的精選CD,實在太划算了,我自己很喜歡這期裡面『我的夢想唱片行』企劃,請來台灣獨立開設唱片行的音樂達人,教你如何開唱片行,這好酷ㄛ,我自己也有夢想唱片行的藍圖,如果你對這期的HINOTER映樂誌有興趣,到映象的公司應該還是買的到吧(?)。


何波妞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2) 人氣()

睡在客廳

週日,我一個人在客廳睡著了。

秋末的傍晚,從窗外吹灑幾許微涼的夜風,但,側躺在客廳的藤椅上其實非常不舒服,藤椅的空隙起伏完全不符人體工學,一覺醒來,換來我全身痠痛,這種不在預期內的痠痛,不經意地勾起關於2007的夏末回憶。

 

時空回到2007的夏末,雖說是夏末,但氣溫還是高的嚇人,呆在室內如果沒有電扇陪伴,鐵定換來一身背後汗,那天也是週日,我從早晨就經不住思念的煎熬而起床踱步,心底打量著是否該打通電話給你,只是因為想聽聽你的聲音?

何波妞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7) 人氣()

002.jpg 

電影「絕命派對」上映之前,我專訪了陽光男孩張睿家,我們約在攝影棚拍照同時專訪,他穿著輕便的襯衫牛仔褲,帶著遮住大半張臉的口罩抵達,沒有明星架子,還是很大男孩感覺,我跟他說:「胖寶跟我說,他非常忌妒你跟小澤瑪麗亞拍床戲,他說下次遇到你要毆打你小腹。」他笑著說:「好啊,等他來打我啊,我才不怕。」因為這樣,我們打破初相見的客套,直接順利進入拍照和訪問。

採訪過程中,張睿家會用一雙大眼睛直盯著你,認真又靠近地聽你發問的問題,依照回答的內容有著明顯的情緒和表情變化,「哇靠,怎麼帥成這樣,也太陽光了吧,不要用那種無辜的眼神看著我呀~」這是我一邊採訪一邊在內心的吶喊,本來對他沒有太大的私人感覺,經由這次的近距離採訪,真的有感受到他的年輕帥勁和青春的肉體氣息,當時正逢他未婚生子傳聞最興盛之時,但他流露出來的笑臉還是屬於大男孩般。

張睿家透露演恐怖片最累的是每場戲都需要用盡力氣表現緊張和恐慌,所以除了換上正式服裝拍照之外,我突發奇想要求他演技大考驗,請他馬上表現驚嚇四連拍,而張睿家果然非常專業的陷入恐怖片拍攝情境中,每個表情既達到驚嚇的層次還是不失帥氣,看得出來有經過表演訓練,我說:「我挺喜歡「盛夏光年」的你,壓抑的美。」他很開心地又笑了。

那時,我只採訪了張睿家,沒想到,隔了三個月後,有機會採訪了導演大頭柯孟融,這就是個很有趣的訪談了,下篇我會繼續寫ㄛ。(眨)

何波妞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 人氣()

4ad5c3c15ade7.jpg

就像是以前國中學英文的第一堂課「How are you?」一樣,學習任何語言的第一堂課一定是學習打招呼,但在學打招呼之前,老師都會教你自己的名字怎麼念,這樣才能跟同學相互會話練習,日語也不例外,但日語真的比英文麻煩多了。

日本這個國家相信大家也了解,總之,整個國家都很注重禮貌和客套,所以日本人都非常客氣(套)到極致,在一般場合對話幾乎都要用敬語,像是職場或是對於初認識的朋友等,而相互稱呼時都習慣稱呼對方的姓氏,如果你在初認識的場合中,呼喚對方的名字可是大忌,日本人會覺得你沒禮貌,心裡會想「我跟你很熟嗎?」只是嘴上不說,這樣的超級大忌又屬當你是下屬(晚輩)跟上司(長輩)說話時,是絕對不可能直呼對方的名諱的啊!

例:在台灣公司裡,我都習慣稱呼男性上司為「名字+哥」、女性上司「名字+姊」,沒錯,這就是日本人的大忌啊啊啊!日本人稱呼上司也是「姓氏+職稱」,在這方面,說真的,我還是喜歡米國和台灣的習慣啊,感覺比日本親切多惹~

何波妞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 人氣()

我和四一

我和四一,台灣藝術大學戲劇系畢業學士照,好清純的我們啊,不過,我現在是(偽)東吳大學日文系女大生了,哈哈哈~

 

因為到日本唸語言學校時會先參加分級測驗,然後照你的成績編列班級,我不想到日本後還從最基本的五十音開始學起,覺得這樣很浪費學費啊(日本學費真的非常驚人啊啊啊啊!),所以連五十音都忘光光的我,就想先在台灣學日語到明年三月,希望至少能說些簡單的日常會話,以及看懂簡單的單字,這樣至少到日本後,身為路癡的我,如果萬不幸迷路的話,比較有膽開口跟日本人問路啊。

接下來問題就來了,頭腦駑鈍又完全沒日語基礎的我,該上哪種課程?而目前市面上好多好多日文補習班,又該如何選擇呢?

何波妞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 人氣()

100_0587

 關於一見鍾情,日本作家吉田修一在《同棲生活》中,是這樣定義的:「例如,那人如果說『要不要去走走?』你便不自覺地打電話回家說:『爸爸,我想要定下來了。』假如會緊張到做出這樣的事就是世人所說的『一見鍾情』的話,那麼我一定是對學長的女友,一見鍾情了。」這種簡單有力的定義深深擊中我的要害,腦海的影像如影片般快轉靜止不了,沒有雜亂的疊影,所有的記憶都像當天的陰雨一樣,帶雨的鹹味又有熱切衝動的危險味道。我,不只靈光乍現,甚至福至心靈,那氣味,到現在,我還聞的到。

擺攤的第二天,週日,我有可能在,九月有點陰雨的下午遇見100%的男孩。

那天,挾著前晚擺攤叫賣的腰酸背痛,以及整理貨品到凌晨5點的強迫症,週日一早我還是按掉鬧鐘在掙扎中起床,這時窗外正發出撲簌簌的雨滴聲響,其實前晚我就擔心這天會下雨,看到這可能由小轉大的雨勢,心想不妙,下雨天不會有客人光顧,加上我疲累的身軀和失聲的喉嚨開始想偷懶,先打給愛咪詢問她的擺攤意願吧,她表示既然攤位都租二天了,還是出門擺攤吧。嗯,愛咪果然有超乎我預期的驚人毅力呀。

第二天貨品上架的速度比第一天快多了,上架整理完畢,預料中客人真的不多,和週六相比天差地遠,我們也樂的可以坐下來稍作歇息,這時,約莫下午快四點鐘,我坐在攤位上,忽然發現前方50公尺,出現了一名身著深藍色長袖T-Shirt與復古刷白的牛仔褲,拿著一台數位單眼相機的男子,他的身軀就站在離我50公尺之處,我看著他將相機鏡頭對準他的前方,「不知道他在拍些什麼呀?」我無法確定,到底我是被他粗礦混點憂鬱的外表氣質吸引?亦或是,因為他手中的相機引發我的好奇?總之,看見他的第一秒鐘,不,或許是,看見他的第0.5秒鐘,甚至是第0.005秒鐘,霎間,那霎間,我跟他的距離彷彿縮短為0.005公尺,我非常確定,他是我的100%男孩!

何波妞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9) 人氣()

偷一點天空來呼吸

總之那對白從「從前從前」開始,以「妳不覺得很悲哀」嗎?結束。

何波妞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coffee

今夜無眠,躺在床上,翻了翻森山大道《犬の記憶》還是翻來覆去,索性起身,泡了一杯即溶奶茶,平時的我很少喝飲料,尤其像是這種即溶沖泡品,通常都是甜到令人做膩,更是減肥大敵,今夜,嗯,就算了吧,甜就甜死吧,在這種夜裡,該不該補充糖分或其他食物熱量,一向都是困擾我的最大問題。

打開奶茶包,沖了熱水,找不到湯匙,便率性用筷子攪了攪,對於這種事我是完全不講究的個性,越是隨性越感到輕鬆自在,趁熱喝了一口,發現並不如想像中的甜膩,再喝一口確認,還是得不到預期的甜蜜,反倒是挺清爽的奶茶,雖然心中還是不自覺的會計算熱量:「這種不甜的奶茶應該熱量不高吧。」但是不免又有點失望,「反正我有心理準備發胖了,那當然要一次甜個過癮阿!」我從不否認,對於發胖和熱量之間的拔河賽,我實在有令人匪宜所解的強迫症。

清晨5點,世界好安靜,我ㄧ邊對著熱呼呼的奶茶吹氣使之涼卻,一邊繼續用筷子攪伴,聽著安靜之下忽然放大的攪拌聲響,看著熱氣氤氳的白煙,我忽然覺得,這杯尷尬不甜的奶茶,不也就是我的半‧糖‧人‧生。早就想把去日本唸書這一路的過程寫出來,無奈老是不知如何下筆,當然懶惰也是原因之一,但我想最大的原因是,我這尷尬的29歲,還有資格向自己以及親友宣告:人生重新開始嗎?

小時候玩紅白機的超級瑪莉,不是吹牛,我曾經破關又破關,我奮勇闖關迎戰火龍,最後拯救到公主,這遊戲我玩了又玩,只要瑪莉死一次,我就按下重新開始鍵,直到練就一身好本領,可以用一條命救到公主,我才罷休。但回到真實人生,打電動的才華在大人世界無法受到青睞,大人世界的明文規定:「生命無法重來,人會不斷增加的就是年齡和體重,這是唯一不變的真理。」然後,每個從永無島回家的孩子都不得不接受這項條款,不然,媽媽會說你是壞小孩,我相信溫蒂就是因為孝順,所以才會長大的。

何波妞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30) 人氣()

史丹利


見面之前,我並沒有對他有太多想像,只是透過很多次的電話聯絡,感覺他非常平易近人,而今天見面的那瞬間,我跟他揮了揮手,他朝我走來,我們也沒客套話,我甚至忘了好像要自我介紹一下,總之,我們很快就聊開了。

我跟他說,我有次在西門町遇過他,那次是我先瞄到前方的女生自動呈現半圓形排列,目光一致往前方約50公尺地方瞧,我跟隨那團女生的視線看去,才發現那是史丹利,史丹利聽到,直問我,有嗎?我反問:現在走在路上,很容易被認出來嗎?他說:是,去泰國玩,和去北京都有被認出來,還一一跟觀光客拍照(我笑說,你這根本是幫泰國觀光代言嘛~);會有困擾嗎?他說:還好啦,只是像是去看玩具展這種場合時,會被要求拍照簽名,比較不能專心看東西這醬。

何波妞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3) 人氣()

黃騰浩

為了工作,我有個機會與最近爆紅的黃騰浩在晶華酒店的總統套房小聊一下電影,這件事有讓我小小興奮一下,因為我自己有在收看光陰的故事,但老實說,出發前讓我最感興趣的是「去總統套房」這件事,而不是訪問帥哥,我有自己反省一下這是什麼心態,我怎會棄帥哥不顧,而只想著要去總統套房看看呢?深思後的結論是:我果然是鄉巴佬呀呀呀~(抱頭)

採訪那天我準時到達晶華酒店,一進大廳看到金碧輝煌的大廳開始覺得我的路癡病又要發作了,問了櫃檯服務人員,他跟我說:「您就搭電梯直達19樓即可。」說完,就指引我方向,跟我說了一句:「請小心台階!」,我才發現原來前方有一台階,我又在東看西看,他是怕我沒看到台階跌倒吧,這時候我的鄉巴佬氣味應該有被他發現吧?真是害羞~

何波妞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2) 人氣()

李立群.jpg

演員的庫藏記憶 李立群的人生風景

這是我這陣子每晚讀的睡前書,一直有看表演藝術雜誌習慣的我,每次最期待的就是看群哥的專欄,因為,一方面群哥真是我打從心底佩服、仰慕、尊敬千萬分的硬底子國寶級演員,他寫的這些關於演員的修為,或是關於自身的回憶故事,都是我認為不只當今演員必讀的功課,更是現代人應該服用的良藥,群哥的字裡行間在在都充滿了對人生和生命的省思以及謙讓,更多的是,智慧,這全是我輩所缺乏的靈魂處方籤,所以,當得知群哥的專欄要結集成書,開心萬分,當下就跑去收藏,每晚讀了又讀。

另一方面,對於群哥,我對他是有極大的親切感的,我想,身為戲劇系的學生,大家應該無不最大的夢想是跟像群哥這般國寶級演員同台演出或參與製作,至少我是一直抱著這麼個夢想,而,幸運地,我在2002年有機會跟群哥一同演出舞台劇,從排戲到全省巡迴歷經約半年的相處時光,至今,事隔六年,到現在我回想起來,還是覺得像夢一樣,與群哥互動的一言一語,歷歷在目,但又像作夢一般,因為有群哥的存在,那些回憶畫面總覺得有著柔焦般的不真實,從小到大,群哥不就應該活在電視機裡嗎?

何波妞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2) 人氣()